设为首页 |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海南凯发娱乐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!

已阅读

实控人“罩着”七大姑八大姨!上市前花4000万和老公分手!

作者:admin      来源:admin      发布时间:2024-06-06

  “小妹,你看,能不能把你姐夫安排进咱们公司工作,给个清闲又能吃喝旅游的职位?”

  “小妹,你大外甥毕业了,进咱公司帮你吧,毕竟‘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’,一家人帮一家人嘛!”

  “小妹,你侄子找了个对象,人家姑娘想让咱给安排个活少钱多离家近的工作,让她进公司怎么样?”

  虽然上面的情景全是打工人的想象和期待,但确实有那么一家公司,众多亲戚把持着公司各个层面的管理岗位,尤其是“油水丰厚”、专业难度不大的诸多岗位,生动的演绎了一把“上面有人罩着”的家族企业剧情。这家公司就是拟创业板上市的广东铭基高科电子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铭基高科”)。

  铭基高科具有浓厚的家族企业色彩,掌舵人引入外部机构前,曾大笔分红用以个人离婚。更重要的是,公司业绩波动明显,毛利率整体不高,员工学历普遍不高,其未来内控和成长性如何令人怀疑。

  铭基高科前身铭基电子成立于2003年4月,注册资本为 50 万元,由王彩晓以货币出资40 万元、王成富以货币出资10万元在东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成立。

  铭基高科致力于精密连接组件的研发、生产、销售,是连接器领域具有规模化、高可靠性、快速响应等综合服务能力的高新技术企业。精密连接组件由接插件、线材等零配件组成,是电子设备中传输信号、接通电流的桥梁,广泛应用于消费电子、通信、工控安防、汽车等多个领域。

  截至2020年1月1日,即报告期期初,王彩晓持有铭基高科75%股份、王成富持股20%、王彩芬持股2.5%、王彩平持股2.5%。

  这四人是王氏家族四姐弟,大姐王彩平任职公司行政专员,老二王成富是董事兼副总经理,老三王彩芬任职公司采购总监,小妹王彩晓担任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,也是公司明显的掌舵者。

  目前,王彩晓、王成富合计控制公司91.2%的股份,是公司实际控制人。私募基金长江晨道、国有股东莞创投、宁波超兴合计持有铭基高科4%的股权。持有公司股份各2.4%的另外两位姐妹并未列入实控人。

  相对来说,行政专员的入行门槛较技术人员更低,采购总监是一般意义上“油水丰厚”的岗位,从股权来看,王彩芬、王彩平两姐妹的任职或许和亲属关系有关,但因并非董监高及核心技术人员,招股书并未披露两人的履历,难以根据从业经历观察两人与职位的匹配度。

  不仅王彩芬、王彩平两姐妹“大隐隐于市”,王氏家族还有多位亲戚也担任着不需要详细披露履历的管理岗位。

  比如,王彩平的配偶臧国豹担任公司外联副总经理,王彩平的儿子臧云峰担任公司业务经理,王成富的儿媳周荷悠担任总经办助理。可谓是一人致富,全家受益。

  仅有王彩晓的女儿王秋紫因担任铭基高科董事会秘书、副总经理,招股书披露了其详细履历。

  出生在1995年、现年28岁的王秋紫仅在2018年10月至2019年7月在美国德勤会计师事务所任审计师不到一年,随后进入铭基高科担任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。

  连姐夫都在公司任职,掌舵人王彩晓的老公为何不在公司干?因为,王彩晓和老公离婚了。两人已于2018年签署离婚协议,王彩晓给出的“分手费”高达4000万元。

  2020年引入外部股东之前,铭基高科一直是一家完全的家族企业。作为私营公司,实控人想怎么安插亲戚进公司就怎么安插,想怎么分红就怎么分红。

  2019年,铭基高科连续两次现金分红,共分红税前4500 万元。彼时,王彩晓持股比例为75%,缴纳个人所得税后,获得分红款项 3915 万元。

  铭基高科明确表示,公司当时分红主要是考虑在2020年9月引入机构股东前回馈原始股东。

  总的来说,铭基高科5名董事会成员中,非王氏家族成员共有 3 名,为吕喜荣、卫建国、周林彬,后两位都是独立董事。吕喜荣在铭基高科干了12年,担任公司销售总监。

  铭基高5 名高级管理人员中,非王氏家族成员共有 2 名,为副总经理余洁友、财务总监鲁道辉。

  从履历来看,余洁友曾在其他公司担任多年副总经理等职位,鲁道辉在多家公司担任过财务总监,均具有专业从业背景。

  从薪酬来看,披露的年轻95后王秋紫拿着和资深销售总监差不多的薪酬,而实控人大多数亲戚的薪酬都并未披露,或许可以“闷声发大财”。

  那么,家族成员担任或“油水丰厚”或门槛较低的岗位,销售总监、财务总监等重要专业岗位聘任职业经理人,铭基高科实控人能否摆脱“沾亲带故”的管理顽疾,平衡亲戚和职业经理人的管理,保障上市后小股东的利益?

  IPO日报注意到,众多闯关A股的家族企业中,曾出现过多家企业将大量亲戚安放在公司重要岗位上,比如时创能源实控人19名亲戚在公司任职,多就职于采购、生产、销售、会计、出纳、行政等各种核心岗位;比如鸿铭智能实控人12位亲属分别在技术研发中心、行政部、证券部、生产制造中心等部门任职。上述两家企业均在近两年完成注册,通过了上市委员的“拷问”。

  不过,近两年IPO被否企业中,内控问题频繁引发监管关注。亲戚扎堆任职导致的经济利益被侵占风险仍将被密切关注。

  近年来,全球计算机市场需求因远程办公、线上教育等需求刺激有所反弹,但 2022 年受全球宏观经济因素影响,出货量继续下滑,同比下降 16.33%;全球手机市场受消费者换机周期延长、芯片短缺等因素影响,近五年出货量呈小幅下滑趋势。

  铭基高科起步于计算机、手机等消费电子行业。2020年-2022年及2023年1月-9月(下称“报告期”),公司面向计算机、手机领域的销售收入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 94.76%、86.34%、88.75%、79.87%,计算机和手机类连接组件正是公司业务的基石。公司向前五大客户(按同一控制下合并口径统计)的销售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9.69%、56.90%、56.1%和48.46%,客户结构集中。

  报告期内,铭基高科营业收入分别为11.06亿元、12.44 亿元、11.4 亿元和 7.93亿元,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 5832.58万元、3797.29万元、6851.06万元和 3095.62万元,

  另外,报告期内,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16.77%、12.68%、14.98%和15.04%,

  其中,收入及毛利占比最高的计算机类连接组件毛利率分别为24.80%、18.95%、21.69%、24.37%,

  ;收入占比第二的手机类连接组件业务的毛利率分别为 5.29%、3.47%、5.81%、2.89%,

  对此,铭基高科表示,根据 IDC 数据,2023 年下半年计算机和手机行业已相继走出行业低谷,市场需求逐步回到正常水平。截至报告期末,公司在新能源领域已实现产品销售,目前公司已成为大运汽车、赣锋锂业、宁德时代、亿纬锂能等 12 个龙头客户的合格供应商,并取得了 37 个新能源相关项目定点。在近年来新能源汽车需求快速爆发背景下,公司持续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加快布局,未来新能源汽车相关产品营收占比将快速提升,进一步优化公司产品结构并带动公司业绩增长。

  需要指出的是,铭基高科的产品存在定制化特点,部分工序需要大量人工完成,难以全面使用自动化设备替代,

  且学历水平不高。截至2023年9月30日,铭基高科及其子公司共有在职员工3364人。

  本科及以上员工仅占4.22%,大专员工占比9.87%,高中及以下学历占比高达85.91%。